企业快讯
           行业动态
主页 > 业务介绍 >
互联网什么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一定要脚踏实地
发布时间:2017-10-14 15:34 阅读:

 
最近越来越注意真实,越来越注意观察真实的生活,越来越注意观察生活中人的本性。
  
  所谓四十不惑,我过了四十了,还在迷惑,但开始在往清楚了捋。
  
  人生总是这样,经历了,明白了,捋顺了,就成了你自己的了,别人无法代替的。
  
  就如同医学啊,养生啊,不管你怎样变着法子说,我一看就明白,哪些是对的,哪些是专业的,哪些是擦边球的,哪些是来包装忽悠的,一看就明白。
  
  街上的农村劳动妇女抹粉,晒的黑黑的,挺健康,挺朴实,挺可爱,偏偏抹了粉,涂了鲜艳的口红,穿着露大腿的短裙子,觉得大家看不出来?!肯定不对劲儿。
  
  总有人问,你有信仰吗,我说有。那你怎么不经常去说道信仰呢?
  
  真正的信仰,是从迷信到信仰的,从心理的依靠到迷茫的随从,到真正认识到信仰是一种认识自然宇宙的规律,本也是从惑到不惑的过程。
  
  每天挂在嘴上,到处磕头布施的,不一定是信仰,或许就是迷信,记得有有免罪券的故事吧,你多大的过错,就用多大的布施来赎罪。
  
  信仰应该是明白世界的来龙去脉,茫茫宇宙中的自然规律,顺应天地自然规律,在这个规律中找到合适的生活理念和信仰。
  
  一句话,佛是什么?是觉悟。觉悟是什么?是明白了。
  
  明白了就不惑了。
  
  明白了的人,会整天神神叨叨的吗?会到处磕头,到处去找心理平安吗?
  
  知道其中的道理,契合在道理和规律之中。惑与不惑,就在规律之中。
  
  终南山的踪
  
  在陕西呆了一周,加上去和回来走在路上的时间,2000公里,去两天,来两天,一天500公里。一共是出去了十天。
  
  路上没有太赶,一家人出去,安全第一,也不想太累,把旅行变成受罪。
  
  一上车,安全带都系上,包括后座的,硬性要求,然后才启动,尊重规则,不去挑战机率。
  
  现在的导航真好,在不是很偏僻无信号的地方,都不怕迷路,除非你去挑战无人区。
  
  在西安呆了两天,去了终南山下的户县,顺着终南山的沣峪,穿进了秦岭,去了陕南地区,因为听说陕南地区气候暖和,景色好。我想对终南山秦岭地带有一个直观的了解和感觉。
  
  我一直觉得,去一个地区,了解一个地区,不是它的城里有多少繁华和公园,而是了解当地的地理环境和普通人的生活场景,从中才能真正感觉到一个地区的内涵和真实。
  
  或者说,是去看真实的纪录片,而不是去看城里繁华的导演片。
  
  年龄越大,越是不愿意看那些隐藏在普通之上的玄浮,其实,95%都是普通人,可这95%的普通人并不看自己,目光都在那5%,甚至忽略自己的存在。
  
  高楼大厦,都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,雾霾,倒是有些气味儿上的差别,或化工,或骚臭,或郁腾腾的,堵着嗓子眼,不好好的往下走。无数的人们,蚂蚁一般穿行,美丑善恶真假,战斗一天,在夜幕的围墙下,发泄,喘息。
  
  人类的足迹,在人类的本性,在生存和欲望中,一代代,一辈辈,从过去,行走到现在。
  
  从终南山沣峪中穿行进去,没走高速,听说,高速,有一半的路程在隧道里穿行。我走了国道,慢一些走,山区的居民,大多集中在道路两旁或者附近,自古以来就是,人间烟火,是需要交通与沟通的。
  
  沿路的居民,不是很密集,三三两两,或者是十几户集中在那里,依山傍水,紧挨着公路,或者从他们的门前通过,他们家的花盆,就在公路边,没有绿化带,因为,路离他们住房的门窗,只有两米。大山是连绵不断的,可真正能够适合通路,适合建房子,适合居住的就是两山之间的山谷偏上的一段,一边靠山,一边临沟谷,靠山裁一个边儿,临谷打一堵坝,上面就是房子和道路,谷上架一座吊桥,可以通往沟谷的另一边。这就是山区的居住特色。
  
  靠近岭南,越来越绿,翠绿的竹子一丛丛的,挺拔,房前屋后,大多有那么一两丛竹子,把有些灰蒙蒙的冬季色调调节的颇有生气。
  
  一路上,路边的零零散散的居民,房子都修的齐齐整整的,都开了农家乐,到了陕南的一个小县城,宾馆,饭馆儿很多,完全就是旅游接待小镇的感觉,他们说,这里气候凉爽,到了夏天,西安的人都往这里跑。
  
  秦岭地区,大致就是这样的情况,大山的绵延,茂密的绿色树木植被,狭窄曲折的公路,靠山挨路的村落,以及路边一户户的农家乐。
  
  第二天返回西安方向的路程,是原路返回,还是没有走高速,那个小县城有高速入口的。原因是,还是想在大山的曲折里感受雄伟绵延的秦岭,和地区特色的民居,以及一小块一小块的田地。
  
  特意在一吊桥口停车,吊桥的那一边,只有几户居民,一些高高低低的分布在山石间的田地。房子前面山石间有哗哗的河水,岭南风格的黑色房瓦的土房子,旁边,紧靠着绿树的山坡,远远的看,就像一幅淡漠的山水画。
  
  挺喜欢这一片儿地方,走过晃晃悠悠的吊桥那一边,问,有没有空房子呢。说是有两间,专门去看了看,三栋房子,其中有两间,几户混杂的共用院子。
  
  一路上就这么晃晃悠悠的,直到晚上才返回到户县附近,直接顺着导航去有名的大峪,去找大峪里面有隐居文化的终南草堂和物学院。
  
  在大峪口的村子里,晚上八点半,天已经大黑,无法找到进山的路,担心没有合适的住宿,经过询问,退了出来,驱车往二十公里外的汤浴镇住宿。
  
  汤浴镇,是个有名的温泉旅游区,温泉泡浴,从唐朝皇家到现在,名气不小,满大街的大型宾馆和泳衣泳圈,中国的消费开发绝对是不容小觑。
  
  第二天早饭后赶往大峪,又去了昨晚的村子,问路后,沿着狭窄的山路上去,沿途都是养鳟鱼和农家乐,吃鳟鱼是热点。没停车,一直走到尽头无路了,就停了车,从一桥上过去,见一简单小路,就顺着走了上去,路有人简单的修过,走了好久,沿途有几个隐居人住的山洞和茅屋,简陋的遮风挡雨,能住下来,真是佩服他们的心态和勇气。一直攀爬行走在山路上,有积雪,顺着有人走过的足迹,走到尽头,发现上在山崖上开凿洞窟,大概是搞旅游开发吧,工程早已经停了,几台柴油机气泵放在那里,不知道在这空荡的山谷里,曾经是怎样的喧闹,一侧开凿下来的山石顺坡滚落。
  
  返回,有些失望,好在这山石,树木,和环境,空气,还是让人有一些辛苦后的惬意。
  
  驱车返回,一路打问,在来时路线的中间里程段,找到通往草堂和物学院的爬山路口,路口下,桥的旁边,河谷旁,一小片空地,是一个停车的地方,书上一块儿板子上写着,停车10元。停下了,没人管,这个季节,这个时间,没几个人来,大概也收不到什么费,也没人看场子了。
  
  已经三点多了,询问人,晚上能下来不,说是能,但是要走的快。背了必要的随身用品和食物,锁了车,上山。
  
  修整过的砂石泥土山路,迂回曲折,开始的路段,小的越野车能够上来的,后来的路段,因为积雪融化,泥泞遍地,弯道很急,路很窄,车很难拐弯的,如果上不去了,只能往回倒车,路很窄,刚能通过,调不了头,很是危险的,我为刚才想开车上来捏了一把汗,泥泞山路弯曲窄道,怎么倒回去呢!
  
  路遇从山上下来的两口子,也是出来玩儿,去看山上的冰瀑,说是上面的路更泥泞,上去了,今天不容易下来。
  
  犹豫了一下,还是继续前行,到了那里再说,傍晚,到达谷顶附近,零散的一些房子,和一家开着小卖店的房主攀谈,了解到这些房子是村民的,现在大多出租给来隐居的人,山上生活很不方便的。
  
  往上走,好多仿古的水泥砖瓦房子,没有完全完工,零零散散的,在这样的地方盖房子,物资的调用是多难的事啊,但是,人类是伟大的,只要有开发利益,就会有资金上来,尽管把这美丽的山谷弄得不伦不类。再往上走,是新修建的还在修建的一处寺院。
  
  再往上走,就是终南草堂了。物学院在哪里,不得而知。先进了草堂,颇有情调的一几处土坯房子散落在高低错落的山水间,篱笆,石路,依山依势修建,有日本建筑结构的情调。
  
  前面有一座房子,有烟,里面烧着木材炉子,看样子是做饭和吃饭的地方,一位女子在里面,进去攀谈,才知道女子才来了两天,以前来过一次。
  
  和这里的两个负责人商议了一下,要求借宿,答应了。原来,这个季节和时间,人少,目前,就他们三个人,另外刚来两天的一位女施主。
  
  房子都比较简陋,比较自然原始,适合夏季居住使用,冬季,有些冷的。晚上几个人围在柴火炉子旁烤火,喝茶,水是门旁边的泉水,泡的茶香弥漫,木材炉子冒着烟火,一部分从细细的烟筒出去了,一部分直接冒出来,从屋里墙壁顶部的椽子下的空隙里出去了,一部分从门缝里出去了。
  
  两个负责看管草堂的小伙子,其中一个穿着长袍,我以为是道服,女子说,那是汉服。互相询问,才知道女子来自上海,父亲也是医生,手术大夫。我疑问,你和你父亲两派啊,女子笑了。
  
  她时间长了,累了,来终南山这边修养一下,这次来体验她的真气足不。
  
  我问,足了是怎样的,
  
  她说,寒暑不侵。一年四季,都是里外两件长衣长裤。
  
  她是穿的单薄一些,可绝对不是夏天的衣服,厚呢子上衣,谁夏季穿。
  
  总感觉,她是走偏了的年轻人,修养就修养,弄一些虚玄干嘛。
  
  一问,35岁,没成家。
  
  闲的!
  
  几个年轻人都回来了,围着火炉喝茶。
  
  一个个询问身体情况,都有一些身体不适的地方,要么上有虚热,要么肝胃不和,很明显的饮食摄入有不合适的地方。
  
  晚上休息,老婆和女儿和女子住女宿舍,我和两小伙子去下面的另一处房子,没有取暖的设施,只有电褥子,嘱咐我多盖几床被子,我盖了三床。
  
  早上有鸟鸣声叫醒,太阳照进来,被窝暖和的。出门,来到这自然的山谷间院子里,竹子篱笆,土坯房子,是精心弄出来的,下了不少的功夫。这个山谷,座北向南,围在山里,泉水门前潺潺流过,气候温和,气流平稳,确实是少有的山水气场,确实适合人体的修养。听他们说,主要搞短期的禅修茶道这些,现在名气不小,请道人、专家来讲课。
  
  出现一个小插曲,昨晚围炉夜话,听我讲人与自然的关系的,大致的话题是:人与自然是一个整体,人体的节律和自然间节律节气的关系。柴火炉烧时间太长,炉下面的灰满了,烧不尽木材火碳从下面下去了,地板烧了一大片儿,大伙儿都没发现。
  
  大家都吓了一跳,这失火引起火灾了,多危险。
  
  另外一个插曲,我问女儿,那位寒暑不侵的大姐,夜里盖了几床被子,答曰,三床。
  
  好厚。
  
  说实话,这山谷里的气候不是那种很烈的,挺温和,早晨的被窝甚至有些很暖和的感觉。
  
  我收拾好要去物学院。
  
  出门,下山,不远处,一土坯房,进院子,很整洁自然,篱笆墙,土坯房,土墙土地,一切尽量的回归自然,俭朴原始,但是,布置的很有情调,门口处,一石头上,一陶罐儿,里面插着一只干枝梅。不平整的铺着石块路,弯曲着,几支小竹子绿茵茵毫不杂乱,房门的墙上,木橛子上挂着一只葫芦,双扇的木门没关,中间屋里的土墙上挂着佛画和兰花儿画,地上两个蒲团。
  
  扣门,一女子出来,问物学院,很和善,说就在上面,她正要过去,带我们去。
  
  到了上面,发现物学院也是两三处土坯房子,最前面用彩钢搭建了一处简易房子。
  
  进去,开设物学院的主人不在,现在有四五个人,放了好多的书,几个人在忙着点柴火炉子做饭。沏茶,坐下,探讨了一会儿。
  
  一位是搞写作的,一位说什么也不想,就想在山水间住着,一位是出家人,静心修佛,带我们上来的女子,清淡素雅,是趁着假期来静修几天。
  
  喝茶的话题,因为我是中医,他们免不了探讨自然与人体的话题,这是我的专业,很好切磋的,我有自己的经验和感悟的。留了我的电话,希望我有时间来讲几天这方面的课题。
  
  从终南山的这个颇有名声的山谷下来,神清气爽,终南山里面的空气和自然场地很适合人体的调节,没有峻峭大山的凌烈和压抑,在山谷里,和风拂面,气流平稳,松竹核桃栗子等各种树木相间,山上瀑布飞流,顺山谷潺潺而下。然而,也有一些遗憾,人类的过度开发,弄的有些杂乱,失去了好多原有的味道和情景。
  
  曾经一直希望有一合适的场所,有一方天地,它空旷,安静,台阶三五,小屋七八,小树两棵,清茶几杯,香炉一方,沉檀几缕,淡药几味。
  
  这种快乐,一定不会被理解,因为生活的简单,欲望的减少而多一些。
  
  一直在心头,盈盈绕绕,难过理想的欲望。
  
  我觉得,中医需要这样静心的深研的,中医不是去快餐和喧嚣的。
  
  因为中医是自然的。
  
  突然想起我做的香,从初衷就从自然与人体结合的思路去调配处方,去契合人体的气机。那袅袅的香烟,在岁月的沉淀里,在自然中契合,低调,独步,这是一缕淡淡的流动,不足以为外人道也。
  
  这个世界,恐怕根本就没有好坏善恶美丑之分吧,为了利益和欲望,极尽所能。而我为我的那个孤独的欲望,也在前行。
  
  生活可能也没那么复杂,生活不过是早上太阳升起,晚上日头落下。自然呢,不过是一年四季,一十二月,二十四节,人体呢,不过是在自然的节律中一呼一吸,血脉气机升降出入,一寸一寸,契合在大自然宇宙之中。最重要的是,我们都要简单一些,自然一些,快乐一些,爱的时候好好爱,笑的时候好好笑。你们觉得呢。
  
  新的一年,好好工作,安静生活,不幻想一夜暴富,但求一点点进步。。
  
  好了,先说这么多吧。爱你们如爱太阳一般,元宵节快乐!
  
  清香缕缕,夜已深深,且听窗外礼花声声。

地址:济南市经十路25166号凯旋新城1#-1204室 电话:0531-88373839 82501980
传真:0531-62302229 ICP备案号:鲁ICP备05031882号 技术支持:澳门百家博网址
Copyright (C) 2005-2010 济南盛田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