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快讯
           行业动态
主页 > 业务介绍 >
大脑沟回的记忆释放在须臾间高频而过
发布时间:2017-10-14 15:56 阅读:

 
 
  前几天,去照了证件照。
  
  照相师傅五十几岁,瘦瘦的,个子不高,偏分头,脸白,白衬衣,一双皮鞋看起来穿了很久了,但依然没有什么污染,只是有些松了变形了,整洁干净,脖子里挎个相机,走动起来很利落,略有些小跑的感觉,勤快的把背景布换成我要求的蓝色或者红色。
  
  一看就是那种多年从事这个行业的样子,职业的习惯和环境的影响在他身上已经烙下了特点和印记。
  
  我一直挺崇拜照相师傅的,从小就开始了。
  
  小时候的印象是:他们干净利落,往往带个花格子的前进帽,挎着相机或者扛着大相机,一进村子里就被我们包围,并且又被大人们护驾突出包围,进到屋里列为上宾,递上好烟,端上茶水或者甜甜的白糖水。
  
  大人们忙着去接老人,喊孩子,要照一个合家福。
  
  老奶奶们一定要把裹腿绑了又绑,整整齐齐,头上戴了压箱底的黑大绒的帽子,帽子上总是有一个类似蝴蝶结的花,也是黑大绒的。
  
  老爷爷们一定要把胡子再刮一遍,要白茬儿青口儿的,有的刮的狠了些,表皮刮伤了,一着风,疼的吸溜吸溜的喊着抹点棒棒油,然后直流直流腰,咳嗽两声,清一清嗓子,郑重其事的坐在中间的凳子上,双手抱了他的长杆子的旱烟袋,烟嘴子可是翠呢,烟钩子是银呢,磕烟窝子是银刻花的呢。
  
  孩子们被妈妈摁住,拿湿毛巾使劲的搽着脸和鼻涕痂,只搽的哇哇大叫,鼻子都红了,眼泪汪汪的。
  
  女主人换了花夹袄,尽管天已经热了,刘海抹了抹香油,明晃晃的,前扑朔后拍打的,扭着身子站过来。
  
  男主人带了干净的蓝帽子,用牛尾拂尘拍去了身上的尘土,背着手站了过来。
  
  照相师父跑过来跑过去,推推搡搡,吼吼喊喊:看这里,看这里,哎,笑一笑,笑一笑。。。
  
  大家都郑重的睁大着眼睛,看着那东西。
  
  “啪”,刺眼的一下。
  
  结束了。
  
  大家还是直直的坐在那里,伸长了脖子,定在那里。照相师傅喊:好了,照好了。
  
  大家互相看看,且着身子诺诺的说:“这就好了啊?!”,然后悻悻的散去。就像一场大戏,刚打了脸子,踢打了腿脚,阔了喉咙,正要使劲呢,人家说:“不唱了。”
  
  开始了吗?已经结束了。
  
  思绪拉回来,眼前的师傅说道:看这里。
  
  "啪”,闪光灯一闪,我一愣神。
  
  我说:好了?
  
  师傅:好了。
  
  我脑海里冒出一个形象的佛教用词:刹那刹那。
  
  我问师傅:干照相这一行有年成了吧,看你挺老练的了,特别有那种专业的味道。
  
  师傅:哎呀,你真说着了,快三十年了,十几岁就学着照相了。
  
  我说:生意不好做了吧。
  
  师傅:不好做了,现在人家不来照相了,就是个证件照,或者是给老人照相的,或者是洗照片的。
  
  我说:婚纱照,很赚钱的啊。
  
  师傅:那需要大的布景这些,要投资,我今年也有这个心思。可是感觉有些犹豫,年龄大了,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,照相机也不存在胶卷的问题,人家多拍几张,总能选出一些好一些的。
  
  我说:你换个思路嘛,你投资弄一下,然后宣传:从业三十年跨世纪老技师老摄影师,见证岁月,见证天长地久,除了拍现在的照片,还推出曾经的怀旧照。
  
  师傅:还真是啊,那些老相机我还能找到的。哎呀,一晃而过啊,真是快呢。
  
  我说:当年可是潇洒风光呢。
  
  师傅:可不是,干净,光荣,有地位,我那老婆,当年就是我照相认识的,上赶着追我呢。
  
  我说:我记得以前的照相馆有那种洗胶卷的黑屋子,外人绝对不能进去的,你找对象的时候,黑屋藏娇呢。
  
  师傅:你咋什么也知道,还真是呢,哈哈。。。回想起来,真是一晃而过,“啪”,就像闪光灯那么一闪。
  
  老师傅呵呵笑着,眉飞色舞,露出了掉了牙的缺口。确实,他已经开始老了,可以想象出当年那个干净的小伙子,潇洒的背着照相机,清秀而利落,在别人羡慕的眼光里,站在照相馆里或者穿梭在乡间。
  
  作为从基层出来的医生,经历不敢说是多,但也是没少见生死的,各种情况各类状况,不仅仅是病症,还有家事。他们有时候和我谈心聊天,我问他们:感觉人生快不快?
  
  很奇怪人们一个共同的特点,无论贫富贵贱,到最后总是说:真是一晃而过。
  
  我有时候在思考,不同的人,不同的人生,有艰难的,有顺利的,各种各样,可最后的感概,不是艰难或者顺利,而是一种时间压缩式的感觉:一晃而过。
  
  据说,人在频临死亡的时候,会在极短的时间内,头脑中会把一生的过程闪过,,压缩了一辈子的拷贝,瞬间播放完毕。
  
  人的一生,似乎就为了这一分钟的释放。
  
  反过来说,这一分钟就相当于一个压缩的人生。
  
  时空压缩的理论在推理中成立?
  
  很奇怪,难道我们整天的忙碌和辛劳,居然失去本来的面目,我们越是匆忙和急躁,居然是把人生“一晃而过”的加速度了吗?
  
  这成了一个什么理论?
  
  如果这样,那我们的人生是不是真的需要沉淀一下,回头看一看,往前望一望。这是生命时空的过程,拼死拼活急匆匆的冲过去了,才发现就那几十秒的播放。
  
  就像照相一样,“啪”的一闪光。
  
  开始了吗?已经结束了。
  
  留了个片片。

地址:济南市经十路25166号凯旋新城1#-1204室 电话:0531-88373839 82501980
传真:0531-62302229 ICP备案号:鲁ICP备05031882号 技术支持:澳门百家博网址
Copyright (C) 2005-2010 济南盛田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