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斗士同人-惘然记(二)_济南盛田安装工程有限公司
           企业快讯
           行业动态
主页 > 业务介绍 >
圣斗士同人-惘然记(二)
发布时间:2016-12-20 12:10 阅读:

 
圣斗士同人-惘然记(二)
 
 
   惘然记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二)
 
   我想要你永远幸福。可是,我却成不了你的幸福。
  “撒加。你在吗?”教皇厅是漆黑的,没有灯火,没有人声。只听到自己孤寂的脚步在回响。“不在这里,难道在双子宫吗?”喃喃的自语,“我要去找你吗?撒加。”有多久没有见过撒加了?一天?两天?一个月?两个月?不知道,不清楚,或者自己根本就不想知道,不想清楚,知道了,又能怎样?如果一个人刻意避开你的时候,你有什么理由要自己记住他避开你已经有多久?可是,撒加,为什么呢?
在去双子宫的路上遇到了迪斯,他说“阿布,你瘦了。”对他笑笑,为什么现在来用这样疼惜的口气说话的人,不是撒加你呢?“迪斯,谢谢你,我没事的。”“阿布,他……在海边。”说完这句话迪斯便转身离开,没有多做一刻的停留。“对不起,迪斯。”这样轻的声音,只有自己听的清。
圣域的夜晚是美丽的,每一天,都有很美的星星闪烁。从处女宫传来悠扬的琴箫合鸣。那曲子叫《凤求凰》是穆从中国带来的曲子。他经常和沙加在一起合奏这一曲。穆吹箫,沙加抚琴,沙罗双树园中虫鸣蝉唱,草绿花红。
   夜晚的爱琴海,很美,海面是深沉的蓝色。就像撒加头发,就像撒加望不到底的眼眸。他站在那里,长发在风中飞舞。眼睛模糊了,有多久没有见过你了?撒加。57天又3个小时。现在才惊觉,原来已经这么久,原来自己记得那么清楚。撒加,这么久了,终于见到了你。
“撒加。”什么也不想说,什么也不想计较,只想紧紧的,紧紧的抱着你。从后面抱住撒加,头贴在他坚实的脊梁“请你不要让我离开,只要一会,只要一会,让我把你的味道再一次的记在心里,我就离开,好吗?”没有听到回答“那么我当你默许了啊。”温暖的味道,撒加的味道。要一直一直的记住。
“好了吗?我要回教皇殿了。”没有感情的声音像寒冷的海风穿透了身体。“我很忙。”
“撒加,为什么?!”什么也看不清,控制不住声音的颤抖,海风吹来,刺骨的冷。
“没有那么多为什么。放手。”撒加你那小宇宙中深深的寒冷,是什么?
“撒加……”不想放开,这次放开又要到何时才能见到你?!
“放手。阿布罗荻。”海风真的很冷。即使这样和撒加紧挨着,依然冷的直渗心脾。
“撒加,再给我一分钟可以吗?”用一分钟,给我一点点温暖,可以吗?只要一分钟就好。
“双鱼座黄金圣斗士,阿布罗荻,我命令你马上放开手,退后三步。”一个字,一个字,敲在心上,空荡荡的传来回音。
   "是,教皇大人。”恭敬的垂下手,退后三步单膝点地,“双鱼座黄金圣斗士阿布罗荻,恭请教皇大人原谅下属冒犯之罪。”有泪水被海风吹散,有泪水落在沙滩,有泪水与咸涩的海水混为一体。原来,我已经没有权利,抬起头看你一眼,撒加。不,教皇大人。
  “三天后,不要忘记来参加我的婚礼。另外,不要忘记婚礼中要用的玫瑰,提前送到教皇厅。必须是最好的玫瑰。红白玫瑰各9999朵一朵都不能少。”明明只有三步的距离,却仿佛已经相隔海角天涯。心里这种感觉是什么?痛吗?那样锐利的,血淋淋的被撕裂的感觉。
  “是,遵命,教皇大人。……红白玫瑰,各9999朵,一朵,都不会少。会是双鱼宫中最好的玫瑰。”是呀,怎么会忘了,撒加要结婚了。和那个美丽的女子。未来的教皇夫人。这么久以来,是自己刻意的忘记了。
  “记住了就好。回去准备吧。到时来参加婚礼。”
请你,回过头,看我一眼,一眼就好,撒加。但是,你不会的。我知道。
  “双鱼座黄金圣斗士阿布罗荻恭送教皇大人。”是啊,我只是黄金圣斗士阿布罗荻。不是那个曾经和你一起播种灌溉玫瑰的阿布。不是那个曾经在你胸膛数你心跳的阿布。不是那个你用温暖双唇吻过的,用温柔的眼神凝视过的,在耳边细细说“我爱你”的阿布。我,只是你的下属,现在,以后。永远。
爱琴海。依然是美丽的,在美丽的地方,结束了一段曾经美丽的感情。爱了。痛了。哭了。伤了。放了。忘了。只是,希望你永远幸福,虽然,我成不了你的幸福。
 
   三天后。
  圣域中有盛大的婚礼。白鸽在天空飞过,空气中弥漫着香甜的玫瑰花香。玫瑰花瓣铺成的路从教皇厅一直延伸向雅典娜神殿,那个要举行婚礼的地方。19998朵红白玫瑰组成的巨大的桃心摆在圣坛下,每一朵都带着晶亮的露珠。9999朵白玫瑰如云。9999朵红玫瑰似霞。所有的圣斗士都出席了这个婚礼,雅典娜女神为教皇主婚。
     ……
“我愿意。”教皇蓝色的长发闪耀着太阳的光泽。
   ……
“我愿意。”新娘洁白的面纱下会有怎样的笑容?
 
“祝教皇大人新婚快乐,百年好合!”撒加,请你一定要幸福。即使我成不了你的幸福。
 
     双鱼宫中没有玫瑰了,一朵都没有了。用泪水浇灌的玫瑰全部做为婚礼的装饰,离开了曾经依偎的枝头。    孤零零的花枝在空荡荡的花园中哭泣。
    双鱼宫中没有圣斗士了,淡蓝色的信笺落了灰尘“圣域有需要请召唤双鱼座黄金圣斗士阿布罗荻。定尽职责。”
 
    黑漆漆的教皇厅中有个声音说“对不起,阿布。”
    枯萎了的玫瑰园中有个声音说“对不起,阿布。”
映着星光的爱琴海边有个声音说“对不起。阿布。我想要你永远幸福,却成不了你的幸福。对不起,阿布。不要忘了,我们曾经爱过。”
 
    不要忘了,我们曾经爱过。
    我想要给你幸福,却成不了你的幸福。
    没有我的日子里,希望你可以幸福。永远幸福。
    可是,没有你的日子我要怎样幸福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玉炉香.红烛泪,偏照画堂秋思.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翠眉薄,云鬓残,夜长衾枕寒.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梧桐树,三更雨,不道离情正苦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.

地址:济南市经十路25166号凯旋新城1#-1204室 电话:0531-88373839 82501980
传真:0531-62302229 ICP备案号:鲁ICP备05031882号 技术支持:澳门百家博网址
Copyright (C) 2005-2010 济南盛田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